1966年11月,刘少奇与邓小平在天安门城楼会面,经历了几个月的一系列打击后,两人都显得有些神情憔悴。看着邓小平神情,刘

1966年11月,刘少奇与邓小平在天安门城楼会面,经历了几个月的一系列打击后,两人都显得有些神情憔悴。

看着邓小平神情,刘少奇率先开口:

“小平同志,怎么样”?

邓小平则是笑着表示:

“横直没事”。

刘少奇一听这话也笑了起来,然后说了一句:

“没事,学习”。

这一次会面成为两人在这段时间里来的“互相安慰”,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次的会面,这一次的对话,竟然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时候一次接触,在1967年后,江青以及康生、戚本禹等人对刘少奇的迫害逐渐加重,刘少奇的妻子王光美含冤入狱,到了1969年的11月,刘少奇在开封凄凉离世。

当邓小平知道刘少奇去世消息的时候,邓小平的忽然恍惚了一下,紧接着是无限的悲伤涌上心头,虽然在战争的岁月中,邓小平与刘少奇没有什么机会在一起并肩作战,但建国后,两人的思想不约而同,这让邓小平十分珍惜两人的感情。

刘少奇去世后,邓小平怎能不悲伤。

邓小平与刘少奇是有“战友情谊”的,而他们的这份情谊的缔结,就是在建设国家的思想上体现出来的。

1952年,邓小平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,开始在中央建设国家的经济以及工业发展,此时是“一五计划”的筹备时期,邓小平与刘少奇、陈云等人确定了“以经济建设为核心,要将中国工业化”的基本发展方向。

刘少奇的主张一直是:

“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爆发,经济建设的任务就不变。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不爆发战争,我们的任务就一直是经济建设,要把中国工业化”。

而在1953年的时候,刘少奇遭遇到了高岗、饶漱石等人的针对。

在“全国财经会议”上,高岗以批评“薄一波”从而达到批判刘少奇的作用,除了这一个会议以外,在“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”上,饶漱石也以批判安子文从而达到间接批判刘少奇的目的,高饶反党集团的核心做法就在于打击刘少奇的“建设思想”。

而高岗和饶漱石这么做的目的就在于,他们试图对刘少奇的经济理念提出批判,以此来夺权刘少奇的地位以及权力,在这个过程中,高岗还曾“拉拢”陈云以及邓小平,希望他们能一起“击倒”刘少奇。

可对于高岗的反党行为,邓小平与陈云又怎么可能认同,因此便向毛主席反映了这种情况,力挺刘少奇建设经济、发展国家工业的基本思想,正是有了邓、陈的公允以及实事求是,高岗的“反党阴谋”才会被及时察觉以及发现,最终被毛主席点名批评破解。

因此在革命的共同理念的问题上,邓小平与刘少奇是一致的。

到了1966年的时候,特殊时期来临,面对江青、林彪、康生等人对改革分子的过度煽动,刘少奇和邓小平则是迅速出面阻止,在刘少奇和毛主席完成了一次会面后,刘少奇回到家便与妻子王光美坦言:

“毛主席也已经控制不住了”。

毛主席改革的初心被阴谋集团所曲解、破坏,那么刘少奇与邓小平便要矫正这一切的错误。

刘少奇和邓小平的主要工作便是“维稳”。

1966年5月,刘、邓制定出“八条决定”并且获得了毛主席的同意,这八条决定中就包括了:

“大字报只限于校内”、“校内校外有别”、“不准大规模集会”等等要求,这些要求是合理的,也在运动最“激烈”的时候,对局面造成了“降温”的作用。

但阴谋集团一面在推动,在破坏,刘少奇和邓小平则是“缝缝补补”,这就难免会造成阴谋集团对刘少奇与邓小平的敌视,于是乎,邓小平和刘少奇所派出的“中央工作组”不仅没有能够继续深化维稳工作,反而遭到改革分子的辱骂和驱赶,与此同时,江青等人则不断在毛主席面前污蔑刘、邓二人。

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,“批刘少奇和邓小平”成为了改革分子的主流。

1966年的十一月份,北大哲学系的“聂元梓”在北大贴出大量的“大字报”,上面的内容尽是对邓小平以及刘少奇的人身攻击以及污蔑,两人被扣上了“走资派”的帽子,而考虑到刘少奇的地位更高,所以刘少奇所遭受到的攻击是四面八方的,除了来自于社会的,还有来自于组织内部的。

在组织内部,康生与江青则是“定论”刘少奇乃是特务,康生甚至捏造子虚乌有的“刘少奇是经过长时间培养的敌人特务”的谣言来攻击刘少奇,康生的话顿时将刘少奇推动到了风口浪尖上,所以当刘少奇被邓小平在天安门城楼会面时,才会有上述的那番对话。

刘少奇觉得,这一切“风波”都会结束的,最严重也莫过于此了,但他没想到的是在1967年的元旦,各种针对他与邓小平的活动达到了巅峰,大字报甚至都贴到了刘少奇在中南海的住处,而王光美差点被抓走。

为了平息这一切,刘少奇向毛主席提出希望“辞职”,想带着家人到延安,在那里休养。

只不过毛主席并不认为事情已经严重到了刘少奇需要“躲避”的程度了,于是乎,毛主席便让刘少奇留下来,只不过毛主席也完全没有想到江青的疯狂,仍然住在中南海的刘少奇,被江青以一种堪称“毫无人性”的方式干扰,江青致使北京学生带着高音喇叭到中南海的西门驻扎,以此围困刘少奇。

渐渐的,刘少奇便被困在家里不得自由,而王光美也被逮捕入狱,在1968年,刘少奇身体上的一系列恶化,中途还发生过病危的情况,到了1969年的时候,刘少奇的“诊断报告”写着刘少奇因为多种并发症,存在着“随时死亡”的隐患。

而1969年的三月,中苏之间的“珍宝岛战争”打响,这场战争可以说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,因为中苏都是“拥核”国家,一旦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,那么爆发核战是概率极高的事情,到了十月,毛主席考虑到了这一点,便让邓小平、刘少奇、陈毅、陶铸、陈云、叶剑英、聂荣臻、徐向前等等党和国家的重要人物“扩散”转移。

这就是为了应对苏联投掷“核弹”所会引发的一系列隐患,一旦核弹投向北京,那么中国的高层将会被一网打尽。

这一次转移,邓小平去了江西南昌,刘少奇被安排到了河南的开封,到了开封的时候,刘少奇的身体其实已经非常虚弱了,因此到了11月,刘少奇最终还是坚持不住便撒手人寰了。

刘少奇从一个为国为民的国家领导人变成这番模样,自然是让很多革命的战友感到悲伤,而刘少奇的结局如此,毛主席是没想到的,他并不知道江青等人对刘少奇的针对究竟是如何的,而江青等人击倒了刘少奇后,则去除了一个大“阻碍”,他们可以掌握更大的话语权。

邓小平对刘少奇的离世感到非常难过,但此时的邓小平也还正处于“被针对”的状态,一直到林彪遇难的1971年,邓小平才写信给毛主席,希望自己能为党和人民再奋斗几年,毛主席对邓小平的意见非常重视,一直到1973年,邓小平才恢复工作。

但在邓小平恢复工作的前后,江青等四人帮对邓小平的打压和针对从未停止过,邓小平恢复了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后,也是靠着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不断保护,才在四人帮的频频针对下避免一次次危险,毛主席还曾警告王洪文,不要和江青这些人组成小宗派,但王洪文本身就热衷于斗争,又怎么可能听得进去。

1976年1月,周总理去世,在周总理去世后不久,四人帮再次以借口和阴谋针对邓小平,四人帮想推动张春桥担任国务院总理,所以不断打压邓小平,最终导致邓小平只能暂时“请辞”,离开了中央,但四人帮的谋划也没有成功,因为最后是华国锋担任了国务院总理。

邓小平的再一次恢复工作,则是到了1977年的7月,第十届三中全会的会议上,邓小平被恢复了党政和军政的职务,此时距离四人帮倒台已经过去了九个月的时间里。

随着邓小平复出,党内开始了对过去深受四人帮和特殊运动迫害的同志进行平反,而这其中自然包括了刘少奇的案件,但刘少奇作为曾经的国家主席,他的地位非常高也非常特殊,因此对于他的平反,时间要往后一些。

1979年的2月,原交通部部长孙大光建议为刘少奇同志平反的信来到中央,经过华国锋以及邓小平、叶剑英、李先念、陈云等人的商讨,最终决定开始对刘少奇案件的审查,对整个案件中,刘少奇所遭受到的所有不公正指证进行调查。

这个调查的时间非常之漫长,但所有人都愿意等,因为在调查的过程中,四人帮、康生对刘少奇的种种指责,几乎都是站不住脚的,所以随着调查的每一次深入,刘少奇的战友们、家人们心中的希望就多一分,到了1980年的2月,第十一届五中全会召开,在这场会议的议程上,“为刘少奇同志平反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对于这场会议上对刘少奇的平反,邓小平首先做了很明确的指示,他认为平反这件事,必须要找好尺度,因为不管怎么说,特殊时期的开启和毛主席有着很大的关系,但不能因为刘少奇被一些阴谋集团残害,便将这些事情都怪在毛主席的头上。

其次,邓小平和刘少奇当年是做过检讨工作的,所以刘少奇同志本身也不是说没有错误的,本质上也是有错误的,正是有了错误才会被阴谋集团有了可趁之机,但不管怎么说,那些对刘少奇污蔑的时候罪证和说法都是不实的。

这是邓小平正视历史,也维护了党内正义的一次重要表率,到了5月17号,随着刘少奇被平反,刘少奇的“追悼会”便能正常举行了,在追悼会上,邓小平讲述了刘少奇的付出,刘少奇为党和国家所做的一切,恢复了刘少奇一切该有的名声。

正是有了邓公的前后努力,才能让刘少奇沉冤得雪,让正义永远在党和人民的心中。

TAG:阴谋,天安门城楼,经济建设,中国